国恒铁路7亿营收和预付4亿元成谜

2020-11-21 来源:黑龙江会计培训网校 阅读量:121

导读:作者:许洁 王强原标题为:国恒铁路7亿营收成谜 预付4亿元下家难觅踪迹“借鸡下蛋”,这样的生财之道对于资本大鳄来说并非难事。早在2009年,国恒铁路(000594.SZ)就成功增发募集到了211,282万元资金,然而,顶着首条民营铁路光环,拟投资14.46亿元的募投项目罗岑铁路却至今没有建成。在此期间,逾4亿募集资金被国恒铁路违规挪用,证监会、深交所、天津证监局先后发出警示和督导意见。虽然国恒铁路近日公告称,由于各项成本大幅增加,罗岑铁路目前尚有12.13亿元的资金缺口,

作者:许洁  王强

原标题为:国恒铁路7亿营收成谜 预付4亿元下家难觅踪迹

“借鸡下蛋”,这样的生财之道对于资本大鳄来说并非难事。

早在2009年,国恒铁路(000594.SZ)就成功增发募集到了211,282万元资金,然而,顶着首条民营铁路光环,拟投资14.46亿元的募投项目罗岑铁路却至今没有建成。在此期间,逾4亿募集资金被国恒铁路违规挪用,证监会、深交所、天津证监局先后发出警示和督导意见。

虽然国恒铁路近日公告称,由于各项成本大幅增加,罗岑铁路目前尚有12.13亿元的资金缺口,造成工程进度有所减缓。但资金缺口真的是直接原因吗?

除了募集资金问题,国恒铁路在经营方面早已危机四伏,高管走马换灯似的频繁变动,4亿元预付款和7亿元营收存疑,再加上昔日客户的实名举报都足以证明国恒铁路恐不是一家正常的上市公司。

募集资金使用与文件不符

国恒铁路曾公告表示,2009年-2011年期间向罗岑铁路项目累计投资12.57亿元,剔除股权收购资金,实际建设资金投入为9.09亿元。其中,支付预付工程款7.25亿元,支付征地款1.18亿元,其他设备材料4016.89亿元,电力贯通线733万元,以及植被费、勘察设计论证费等。从这组资金投入数据来看,罗岑铁路总投资已完成47.23%。

但据中国证券报报道,2012年11月12日,罗定市市委办提供的一份文件,详细阐述了罗岑铁路的投资情况。截至今年10月底,国恒铁路对罗岑铁路累计完成投资3.42亿元。其中:征地拆迁2.1亿元,线下工程7447.63万元,电力贯通线1111.4万元,其他费用4670.01万元。

3.42亿元与9.09亿元的数据有着巨大差距,国恒铁路披露的工程投入规模远远超过了当地政府统计的数据。

那么,罗岑铁路投入的资金到底有多少?恐怕除了国恒铁路,无人说得清。但募集资金只是表象,也只是冰山一角。

预付煤企4亿却无工商资料 第一大客户7亿营收成谜

扮靓财报是资本玩家的必杀技。国恒铁路高达数亿元的营收也同样存在疑窦。这可以从公司的财务更正公告中发现蛛丝马迹。

国恒铁路2011年预付款项前五名单位(更正前)为:浙江华宇煤炭有限公司43,614万元;成都福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罗岑铁路第八标段项目部(八标)6533.5万元;中航长城大地建工集团湖南建设有限公司(六标)5988.95万元;天津市全才金属材料有限公司5826万元;中航长城大地建工集团湖南建设有限公司(七标)4424.93万元。

而国恒铁路2011年预付款项前五名单位(更正后)为:浙江华宇煤炭有限公司43,614万元;中航长城大地建工集团湖南建设有限公司(七标)13,824.49万元;成都福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罗岑铁路第八标段项目部(八标)6533.5万元;天津市全才金属材料有限公司5826万元;深圳市文盛源科技有限公司4200.8万元。

从更正前后的数据对比来看,变化最大的是预付给中航长城大地建工集团湖南建设有限公司(七标)的款项。而预付款项第一名浙江华宇煤炭有限公司,预付金额43,614万元,在组织机构代码网站及浙江省工商局网站竟然没有这个公司的任何信息。

国恒铁路及旗下子公司并没有煤炭经营许可证,而公司又属于贸易企业,并不进行过多的实业生产,为何需要预付4亿元给煤企呢?

而从国恒铁路按主营构成的情况来看,截至2012年中期,商品销售收入达4.77亿元,但毛利率只有2%。虽然毛利率极低,但对提高公司的营收却是帮助极大。

对于国恒铁路的营业收入问题,有投资者向中国资本证券网表示,国恒铁路2011年报(更正后)显示,公司2011年第一大客户为海通铜业,2011年,其为国恒铁路带来了75742.46万元的营业收入。

但是,国恒铁路2011年报分区域科目却显示,公司在江西地区仅实现了1119.79万元的营业收入。

海通铜业的采购人员向中国资本证券网表示,公司并没有分公司,也没听说过国恒铁路,主要采购产品为油漆,且主要在河南采购。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7亿元之巨的交易又是如何发生的?

昔日合作伙伴揭内幕

资料显示,国恒铁路的控股股东为深圳市国恒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深圳国恒),实际控制人显示为彭章才。但有关“中技系”成清波实际控制国恒铁路的消息却已经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虽然他们竭力撇清双方的关系。

一位与国恒铁路曾有业务往来的知情人士向中国资本证券网揭露了一些内幕。

该人士在电话中表示:“我旗下有两家公司,一家名叫杭州通铁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通铁),另一家叫杭州科力物资有限公司。科力物资卖给国恒铁路货品,但国恒铁路没给钱,然后将应收账款转让,但还是没给钱,到去年年报时,国恒铁路给我发询证函,询证函显示,科力物资欠国恒铁路2500多万元,我在询证函的右下角写上,信息不符,是国恒铁路欠科力物资1774万,然后,盖上公章给寄回去了,但国恒铁路2011年报发布后,我一看,还是不对(因为年报显示的是科力物资欠国恒铁路钱)。”这意味着,国恒铁路的应收账款科目是存在问题的。

“早在2010年8月31日,杭州通铁与国恒铁路签订了一份螺纹钢和线材的购销合同,2010年9月2日,国恒铁路确认杭州通铁将全部货物发送,2010年9月13日,杭州通铁向国恒铁路开具了3750.037万元的增值税发票,当日国恒铁路便支付了750万元货款。后来,国恒铁路与平安银行杭州分行签订了《国内保理业务合同》、《综合授信额度合同》,约定平安银行以有追索权的保理向杭州通铁综合授信人民币3000万元,交易对手为国恒铁路。同日,杭州通铁对国恒铁路享有的应收债权转让给平安银行,时任国恒铁路总经理的郭魁元在《应收账款转让通知书》回执处签字并盖章,同时承诺向平安银行履行付款责任。2010年9月25日,平安银行向杭州通铁发放融资3000万元。”该知情人士表示。

但之后的2011年01月07日,国恒铁路公告称,公司副董事长、董事兼总经理郭魁元、董事兼财务总监董莉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在公司的一切任职。

然而,2011年3月13日,《购销合同》约定6个月结算期届满,国恒铁路未按时履行付款义务,平安银行要求国恒铁路回购应收账款,国恒铁路以资金紧张为由,要求杭州通铁回购应收账款,并承诺应付杭州通铁的价款按日千分之4付息。

截至2011年6月16日,国恒铁路合计偿还杭州通铁3450万元(分别为委托案外人于茂连还款1800万元,案外人天津市万联顺发商贸有限公司还款900万元),但还有余款300.037万元未付清。

更夸张的是,该知情人士表示:“当时这批螺纹钢是从天津市场上买的,一吨加80元直接过户给国恒铁路,货没动,当天国恒铁路又按市价卖掉了,每吨相当于亏了80元。这么做其实就是为了套钱融资。”

国恒铁路一位已离职的、不愿具名的高管对中国资本证券网表示:“这事当时是上报了董事会的,其实就是贸易融资。”

数据显示,国恒铁路账面上的净资产有30个亿,可区区300万怎么会拿不出?上述原国恒铁路高管表示:“这说明国恒铁路非常缺钱,资金非常紧张,外面欠的债何止300万,我在的时候还好,还能周转开。”

如此看来,罗岑铁路好似一只会下蛋的鸡,有了它,“中技系”下的国恒铁路成功融资了,有了它,国恒铁路还可以继续向投资者讲它首条民营铁路的故事。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