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利益链关键方首次为钱撕破脸

2020-10-18 来源:黑龙江会计培训网校 阅读量:200

导读:首先撕破脸的是怡桥财经,被动求解的是尔康制药(300267),自称躺着中枪的是西部证券(002673)。一场以各自内幕为把柄的公开追债行为,将IPO过程中最关键三方的利益与冲突摆上了台面。曾经这三方为了利益互相遮羞,如今这三方为了利益相互揭短。前晚(6日)11点左右,上海怡桥财经传播有限公司(下称“怡桥财经”)在官方微博上称,尔康制药(300267)恶意拖欠公关费用600万元,并暗示,如果尔康制药不按时归还,将微博直播追款经过,并公开尔康制药、保荐券商西部证券的&ldqu

首先撕破脸的是怡桥财经,被动求解的是尔康制药(300267),自称躺着中枪的是西部证券(002673)。一场以各自内幕为把柄的公开追债行为,将IPO过程中最关键三方的利益与冲突摆上了台面。曾经这三方为了利益互相遮羞,如今这三方为了利益相互揭短。

前晚(6日)11点左右,上海怡桥财经传播有限公司(下称“怡桥财经”)在官方微博上称,尔康制药(300267)恶意拖欠公关费用600万元,并暗示,如果尔康制药不按时归还,将微博直播追款经过,并公开尔康制药、保荐券商西部证券的“大量信息”。

尔康制药一名管理层人士则向《金证券》记者私下透露,“非常了解怡桥的运作手法,不付款是因为公司不想当冤大头。”

IPO过程中的利益矛盾首次公开化。

“大量信息”VS欠款600万

怡桥财经微博追债

5月6日深夜,怡桥财经突然在官方微博上写道:“自今日起,本微博将持续直播怡桥财经向湖南尔康制药追讨近600万欠款经过,自尔康制药2011年上市以来,恶意拖欠财经公关及媒体传播费用近600万,事涉尔康制药及西部证券多名高管,大量信息,亮点自寻,敬请期待。”

随后,怡桥财经董事长黄怡如转发了这条微博,并语气强硬地留言:“企业发展最需要诚信的土壤,上市公司更是(如此)。(但是尔康制药)连最基本的合约与承诺都无法履行。企业成功上市,募集到资金,券商收到了承销费用,看起来皆大欢喜。但我们和你们在分享到片刻的合作温情后,却开始了一年半反复沟通、不断催款的黑暗征程,你们之间因为某些不见光的原因成了这次扯皮的根源。”

怡桥财经官方微博的内容和黄怡如的留言都将矛头指向了尔康制药和西部证券,并直言二者之间存在“灰色关系”。

公开消息显示,尔康制药于2011年9月27日上市,上市过程中其财经公关为怡桥财经,董秘为胡祥主(现已离职),保荐券商为西部证券,保荐人分别叫李锋和张武。招股书披露,IPO过程中各项发行费用为5997.01万元。

尔康制药2012年年报显示,去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52亿元,同比上涨47.96%。一个净利润过亿的企业,为何会拖欠600万元的费用?

意图揭黑VS乞求理解

一日两次变脸

正当市场人士和投资者们做出各种猜测之时,怡桥财经的又一举动再次让人大跌眼镜。怡桥财经官方微博发布上述内容不足12小时,即删除了这一微博。同样,黄怡如也删除了自己的相关微博。昨日(7日)上午10点14分,怡桥财经称,删除的原因是,怡桥方面已经收到了企业和券商的反馈。“他们表达了希望能够积极解决问题的意愿。”怡桥方面表示。

接着怡桥财经以“我们有话说”为主题连发两条微博,称:“财经公关几乎是整个产业链中最弱势的群体,没有背景依靠,没有牌照优势。十多年前由于市场的需求财经公关应运而生,期间的几次行业转型也都是顺应了大势的改变而改变。”并称:“希望各方能给予更多的理解和宽容。”

从意图强势揭黑讨债到示弱乞求公众理解,怡桥财经一日两种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让人一时间看不清事情真相。

《金证券》了解到,怡桥财经的做法并未得到市场人士的认同。有市场人士评价称,从财经公关的角度,讨债可以,但是以讨债揭露客户的隐私则是不恰当的,“保护客户隐私是公关公司最根本的服务底线。”

该名市场人士反问,双方谈妥了就删除微博,把猜测和疑问留给了市场,“是不是最终还是投资者埋单?”

“合作者”VS隐形炸弹

运作不规范是根源

昨日(7日),《金证券》记者在与尔康制药一名管理层人士接触时,其私下向记者表示,“怡桥不厚道,我们很了解他们的运作手法,不付款有很多原因在里面,其中关键一点是公司不想当冤大头。”

随后,记者数次致电尔康制药证券部门,试图联系现任董秘,但始终未能接通。此前与尔康制药证券部门沟通过的人士对记者透露,尔康制药感慨财经公关及欠款事情很复杂,会在恰当时机做出全面澄清。

而在与西部证券总经办人员沟通时,总经办人员对《金证券》表示,刚刚看到这个事情,但还没有办法回复,“挺无奈的,不知道为什么扯到我们。”

IPO过程中,上市公司、保荐券商和财经公关是关键的三方。保荐券商和财经公关都是在为拟上市公司服务,对公司的真实情况非常清楚。不过一直以来,这三方的利益紧密相连,未曾出现过公开撕破脸的情况。怡桥财经的做法,不仅将这三方之间可能存在的利益矛盾摆到了台面上,还暗示拟上市公司的“合作者”们可能掌握的“不足为外人道的情况”。前述市场人士表示,国内企业运作的不规范是保荐券商、财经公关拼命帮其扮靓的根源,而这一做法又可能为未来的矛盾埋下隐形炸弹。

《金证券》记者从行业内了解到,600万对于IPO过程中的公关费用而言并不算多,可能只是怡桥财经为尔康制药服务的一部分。

昨日,怡桥财经在发完微博后未接受公开采访,《金证券》将继续关注这一IPO利益链中的“欠款事件”。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