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中国“好孩子”:一石二鸟

2020-09-21 来源:黑龙江会计培训网校 阅读量:142

导读:当私人股本公司太平洋同盟团体(Pacific Alliance)最近 以1.225亿美元完成对好孩子集团 (Goodbaby Group)的收购时,它达到了一箭双雕的效果:一方面,它得到了中国最大的婴儿用品制造商;另一方面,成功完成中国大陆首宗杠杆收购(LBO)交易也让它名声大噪。 其它收购集团,例如美国的卡莱尔集团(Carlyle)和华平创投(Warburg Pincus)也许会争辩道,它们在过去几个月里也在中国敲定了类似的交易。 但太平洋同盟团体宣称,这是中国大陆第一宗遵循传统的杠杆收购方式

    当私人股本公司太平洋同盟团体(Pacific Alliance)最近 以1.225亿美元完成对好孩子集团 (Goodbaby Group)的收购时,它达到了一箭双雕的效果:一方面,它得到了中国最大的婴儿用品制造商;另一方面,成功完成中国大陆首宗杠杆收购(LBO)交易也让它名声大噪。
    其它收购集团,例如美国的卡莱尔集团(Carlyle)和华平创投(Warburg Pincus)也许会争辩道,它们在过去几个月里也在中国敲定了类似的交易。
    但太平洋同盟团体宣称,这是中国大陆第一宗遵循传统的杠杆收购方式完成的交易,收购方以目标公司的资产为抵押,以负债形式筹措收购所需的大部分资金。
    太平洋同盟团体与其竞争对手能够达成共识的一点是,在未来12个月内,中国很可能会完成更多杠杆收购。
    尽管中国在20多年前就向外资敞开了大门,但私人股本基金发现,由于国有企业不情愿出售股份,它们还是难以在中国达成交易。
    它们还抱怨称,由于中国的固定收益证券市场尚未成熟,因此,举债融资困难重重。而要进行利润丰厚的杠杆收购,举债乃必需之举。
    不过,形势已经有所发展。去年10月,卡莱尔同意以3.75亿美元收购中国建筑设备制造商徐工机械(Xu Gong Engineering)85%的股份。该交易曾被视为中国最早的杠杆收购案之一。
    同样也是在去年,华平创投和中国当地的合作伙伴中信资本市场(Citic Capital Markets)敲定一宗交易,贷款2.82亿美元收购了哈药集团(Harbin Pharmaceutical Group)的多数股份。
    今年1月,总部位于香港的太平洋同盟团体完成了对好孩子的收购。后者主要生产婴儿手推车、学步车、三轮童车和儿童床等产品。
    太平洋同盟团体拥有好孩子67%的股份,交易所需部分资金来自台北富邦商业银行(Taipei Fubon Commercial Bank)的贷款。好孩子公司管理层持有其余33%的股份。
    太平洋同盟团体的管理合伙人克里斯•格拉德尔(Chris Gradel)说:“我们既然已经按照杠杆收购方式达成了这笔交易,就说明现在可以进行这种交易了。”
    他表示,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SAFE)去年做出政策变动,取消了令国内企业家很难在离岸控股公司持有股份的一些规定,使这笔交易进行起来变得更加容易一些。对好孩子的收购正是通过一家离岸公司进行的。
    他说,好孩子已经被私人投资者所拥有——即香港的第一上海投资有限公司(First Shanghai Investment,简称第一上海)及软银中国(Softbank China),这一事实也有助于交易顺利达成。
    格拉德尔表示,他将集中精力打造好孩子的业务,最终实现该公司的上市。美国市场上销售的儿童推车和学步车有大约三分之一是由好孩子生产的,而该公司在中国儿童用品市场也拥有类似的份额。
    根据第一上海去年的中期业绩报告,原材料成本上涨已使好孩子的利润空间降低,不过,其“在可分配利润方面仍保持着令人满意的增长”。该报告没有披露任何财务细节。
    格拉德尔表示:“在过去5年内,该公司的年增长率达到20%至30%,其管理层也是中国最好的管理团队之一。我们目前的中心任务是打造业务,而不是转手卖出。”他补充道,未来12个月内不太可能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
    他还预计,今年将发生更多的杠杆收购,不过仍然存在一个重大挑战。
    他表示:“达到足够规模并且愿意出售多数股权的私营企业并不多。目前的障碍就在于没有多少合适杠杆收购的目标。”
    伟凯律师事务所(White & Case)驻香港的律师张伟颂(Seung Chong)认为,在中国进行更多杠杆收购乃至管理层收购的时机已经成熟。
    张伟颂表示:“现在,你会看到越来越多的杠杆收购,这只是中国金融市场理性发展进程中的下一步。”
    尽管杠杆收购通常并没有行业之分,但他预计,零售及制造行业有可能成为最受青睐的收购目标。
    张伟颂称:“在中国,一个良好的分销网络是人们争抢的目标。他们收购一家零售或制造企业,可能只是为了得到这种网络,据此可以在中国推广其它品牌。”
    但他也表示,物色一家拥有可持续现金流以偿付贷款、还可在几年内使财务投资者的投资升值的优秀企业并不容易。
    他同时还警告称,在中国,尽管政府并未对杠杆收购设立诸多限制,但在这方面仍然存在变数。
    张伟颂表示:“我现在看不出有什么阻碍因素,但在一些交易完成之后,如果出现什么负面效应,那么中国政府可能会作出反应。”

译者/徐柳 刘彦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