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重启超预期 监管层考虑调控节奏

2020-09-17 来源:黑龙江会计培训网校 阅读量:140

导读:原标题:IPO重启扎堆发行影响“超预期” 监管层考虑调控节奏IPO开闸确实为市场上各方带来了新鲜感。从开闸后第一批路演机构挤破门就可见一斑。然而,迅速如同浪潮一般涌上来的新股们让兴奋劲儿还没过去的市场有点措手不及。于是,不管“大量资金撤离准备打新”的说法是否确切,市场已经用连续大幅下跌的行动表示自己的恐慌。而可以佐证传闻的是,机构由于打新资金捉襟见肘,券商已经开始降低询价门槛。从近几日(8日讯)新股路演逐渐变得冷清的形势来看,投资者们似乎确实有点倦

原标题:IPO重启扎堆发行影响“超预期” 监管层考虑调控节奏

IPO开闸确实为市场上各方带来了新鲜感。从开闸后第一批路演机构挤破门就可见一斑。

然而,迅速如同浪潮一般涌上来的新股们让兴奋劲儿还没过去的市场有点措手不及。

于是,不管“大量资金撤离准备打新”的说法是否确切,市场已经用连续大幅下跌的行动表示自己的恐慌。而可以佐证传闻的是,机构由于打新资金捉襟见肘,券商已经开始降低询价门槛。

从近几日(8日讯)新股路演逐渐变得冷清的形势来看,投资者们似乎确实有点倦了。

此时监管层的“节奏控制”,终于让人舒了口气。

在接连27份IPO上市批文以平均每天近5家的频度面市之后,国内A股市场的发行市场正上演着IPO缺位一年之后的“疯狂”。

截至1月5日,至少15家获得批文的企业已经开始了其路演乃至定价申购的序幕,而除了陕煤股份(601209.SH)之后,其余获得批文的26家企业都已经给出了其发行的具体时间表,都明确表示将在1月8日至17日间陆续正式申购发行。

与发行市场的“火爆”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近期愈加贏弱的二级市场。

自1月2日,此次IPO重启之后首只新股拉开路演之日起,至1月6日,大盘接连三日阴线收尾,而更在1月6日当日,即此次IPO重启之后首只新股即将开始申购前夕,沪深两市大盘更再度深调,最大跌幅双双超过2%,沪市几欲跌至逼近2000点。

“面对一些市场环境的影响,监管层正在考虑调控IPO发行的节奏。”接近于监管层的一位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但“调控的节奏并非是通过调控批文发行来实现,而是监管层将"建议"之后获得批文的企业暂缓启动发行程序”。

“监管层方面要求最新一批获取批文的拟上市企业,在其获取批文之后不能马上刊登其招股说明书,也不能马上拉开路演等发行程序,而是要求原地待命,等待进一步的通知。”上述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监管层的有关“建议”已经开始在近日(8日讯)的有关批文下发过程同时开始生效。

“昨日晚间虽然已经获得批文,但同时监管层要求我们暂缓开启发行程序。”1月7日,刚刚获得批文的某拟上市企业负责人士向记者证实道。

IPO重启冲击超预期

虽然此前监管层有关人士已经将此批资本市场“准入证”的发放节奏有所公示于众,但如此放行新股的频率依旧大大超出了市场的预期。

“按照新的新股发行制度改革,发行批文的有效期为一年,而且企业可以在该有效时间段内自主选择发行时机,但事实上绝大多数企业依然将选择获得批文之后尽快启动发行程序的做法。”上述接近监管层的一位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在拿批文前期,企业与监管层沟通的过程中,几乎所有的企业都向监管层各方呈情以期尽快完成募资程序。

而正是由于此效应,在高频度发放批文的同时,获得批文的企业便呈现出扎堆发行的模式。

显然,IPO的发行将带给二级市场较大的资金分流压力,而久违市场一年有余的新股发行,在新一轮发行体制改革的前提之下,其集体的“批量”发行自然将给国内二级市场带来更为严峻的考验。

“新的发行制度和沪深两市对于新股上市首日表现的规定,使得打新的收益更加稳定而且丰厚。”上海一家私募机构负责人士此前曾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IPO重启之后,大批资金将“围攻”打新。

而早在2013年年中,有关此次新股发行改革的有关条款的出炉之后,中金公司就在其发布的策略报告中如此表示:“新规可能无法改变未来发行中的"三高问题"。而破发就延长锁定期的规定可能进一步强化投资者"新股不败"的心态,加大刺激投资者的"打新炒新"热情。除IPO数千亿元的融资额,"打新股"热潮可能导致大量资金从二级市场转移至一级市场。”

“在新股"批量"扎堆发行的当下,大批资金的抽资打新,由此形成的对二级市场的负面影响或超出了监管层的预期。”上述知情人士坦言,按监管层的有关思路,或将以在1月5日之前获得批文为“分水岭”,此前获得批文的27家拟上市企业为一批,其后还有约20余家企业的IPO发行则将形成此次IPO重启批量发行的“下半场”。

“据最新的有关新股发行时间安排设定,此前获得批文的27家企业,除陕煤股份外,其余26家企业将在1月下旬前完成其最后挂牌前的发行程序,而其余20余家企业,虽然并不会间断有关发行批文的发放,但监管层方面将要求其尽量在1月中旬后才开启其有关路演发行程序。”上述知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补充解释道,“这样能在一定程度上避免新股发行太过集中,对市场的冲击力度过大。”

陕煤股份依旧“待启”

对于日前“拥挤”的新股发行市场,监管层就已经颇有微词,而作为此次IPO重启首批企业中唯一的“超级大盘”——陕煤股份,其开启发行程序的时机依旧还在“原地待命”。

虽然一周之内27家批文的下发和半月之内26家企业正式申购的发行节奏让沉寂久矣的国内资本市场的发行市场一时间热闹非凡,但看似“庞大的表面数据”之下,在监管层发行节奏“把控”之下,抛去二级市场的“资金打新预期”成分,真正的资金分流压力实则并不如想象中巨大。

据记者统计,截至1月5日之前,27家拿到IPO批文的拟上市企业在刨除尚未启动发行程序的陕煤股份之外,其余26家拟募资总额仅约85.72亿元,平均每家不到3.3亿元。

而在此次IPO暂停之前的2011年和2012年,上市新股的平均募资额度分别高达9.82亿元、6.63亿元。

而更值得注意的是,仅陕煤股份一家,其原计划的融资额度便高达172余亿,即这即将开启申购的26家企业的融资额度合计尚不足陕煤股份原定融资额度的一半。

正因为如此,对于陕煤股份这一融资“巨无霸”而言,虽然其已经获得发行批文,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其将马上登陆资本市场。

“目前还继续在和监管层以及交易所方面沟通以确定最后的发行时间安排。”1月7日,陕煤股份的有关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虽然早在2013年12月31日晚获得发行批文,且同期甚至晚于其获得批文的企业除其之外皆已经拉开了发行程序,其中更包括同样与陕煤股份一样几乎登陆主板市场两家企业,但陕煤股份的具体发行时间依然尚未敲定。

“盘子太大,动辄牵扯到市场的各方面因素太多。”上述接近于监管层的知情人士向记者坦承,“虽然陕煤股份方面在申报的最新发行计划中,已经将融资额度缩减大半,但陕煤股份的正式发行或还需要一段时期。”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