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企的两张面孔

2020-09-17 来源:黑龙江会计培训网校 阅读量:102

导读:中石化集团拿到了财政部的100亿元补贴,据说,这是为了弥补中石化因成品油和原油价格倒挂而导致的亏损。这笔补贴中的94亿多元将由中石化股份及其附属公司分食。消息一出,中石化股价创上市后新高。投资银行高盛的报告说,这笔补贴将使中石化税后盈利增加20%,达到每股0.38元。  中国对成品油价格实行管制,原油价格则和国际接轨。今年原油价格大涨,中石化炼油环节因此而遭受损失。中石化为稳定国内油价牺牲了企业的利益,作为公众公司,中石化要给股东一个交代,这是中央财政拿钱给中石化的合理解释。  但这只是硬币的一

中石化集团拿到了财政部的100亿元补贴,据说,这是为了弥补中石化因成品油和原油价格倒挂而导致的亏损。这笔补贴中的94亿多元将由中石化股份及其附属公司分食。消息一出,中石化股价创上市后新高。投资银行高盛的报告说,这笔补贴将使中石化税后盈利增加20%,达到每股0.38元。
  中国对成品油价格实行管制,原油价格则和国际接轨。今年原油价格大涨,中石化炼油环节因此而遭受损失。中石化为稳定国内油价牺牲了企业的利益,作为公众公司,中石化要给股东一个交代,这是中央财政拿钱给中石化的合理解释。
  但这只是硬币的一面。
  一个简单的解释是,中石化虽然在炼油环节遭受损失,但是作为一个上下游一体化的公司,中石化是有能力消化其在炼油环节的亏损的。如果可以拿原油和成品油价格管制来说事的话,那么中石化在资源占有上几乎为零的付出,又应该找谁来要补贴呢?目前中石化开采每吨原油缴纳的资源费最高不过30元。约为现行油价的千分之五。而国际上一般的资源税税率在百分之十左右。
  如果炼油环节的亏损需要补贴的话,这些石油公司在国内开采环节享受了巨额隐性补贴,是否也应该向国家做出补偿呢?如果说中石化因为进口了更多原油需要补贴,那么我们是否应该向中石油和中海油征收暴利税呢?更何况,作为中央国企,虽然三家石油公司的利润总额已经超过1000亿元,但是又有哪家公司向出资人支付过红利呢?这些公司的利润不还是由企业自己支配吗?
  不过,简单地质疑国家财政是否应该支付这笔补贴,或者中石化何以能够以垄断之身获得这笔补贴,并不能够帮助我们辨识问题的根本所在。透过这个案例,我们应该可以清晰地看到海外上市的中国大国企的双面人格。
  一方面,他们是业绩彪炳,被投资者追捧的明星公司。他们能够为投资者带来丰厚的回报;另一方面,在国内,他们是行业内的霸主。他们独享其他市场化公司无法占有的资源,并且因此而得到高额的回报。
  作为上市公司,股东利益最大化无疑是其追求的目标,但是一个并非完全市场化的公司,既然因为资源的独占性而获得利益,就不能不同时承担社会责任,考虑国家利益。问题在于,这些公司往往以股东利益为由,要求国家更多的支付,甚至不惜牺牲国内消费者的利益。同时,这些公司也会以自己承担国家使命为由,因此要求享受更多的资源独占性和便利,甚至强调这种资源独占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这样的公司不仅仅是国内的石油巨头们。当初手机单向收费消息传出之后,移动股价大跌,当时的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亲赴香港安抚,证实不会实行单向收费。中国电信上市之前,也曾经不惜提高长途接入费,换取海外投资者的追捧。
  实际上,国内价格管制固然可能使这些公司利益受损,但是当初这些公司之所以在海外市场受到追捧,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这些公司在国内市场具有资源的独占性,以及相当程度的垄断地位。这也曾成为一些大公司海外上市的卖点。而在国内,它们更愿意以公众公司的面孔示人,以股东利益至上回避本应承担的社会责任。
  或许更应该反省的是,怎么样治愈这种国有大公司的分裂人格?财政部给与中石化的补偿无疑给了海外投资者一个错误的信号,而且更加模糊了一家公司和政府的边界。一个问题是,国家财政是否总是会为这些在海外上市的大公司的损失买单,从而保证投资者的利益呢?
  我们应该做两件事。一方面,资源价格的调整应该更快一些,资源价格要更好地反映资源稀缺和市场供求关系。另一方面,要取消对这些大公司的种种隐性补贴,开放市场,让更多市场主体进入,让这些大公司真正成为市场中的公司。否则,国家财政还有可能会变成国有企业财政,真正需要补贴的人反而会被遗忘。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