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监两百人组队抽查 机构夜对口供补漏

2020-09-16 来源:黑龙江会计培训网校 阅读量:181

导读:似乎没有经过酝酿过程,一场核查风暴陡然来袭。1月15日晚间,证监会公布新股发行定价过程抽查第一批名单,涉及44家机构询价对象及13家主承销商。其实1月14日,就有券商投行收到核查的风声。“14日就知道要查,国信、中信建投等好几家券商都很着急,催我们补资料。”一位询价机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除公募、保险、社保等主流机构外,私募、财务公司、个人投资者等普通机构存在询价资格材料不齐全的情况,所以券商催着“补漏洞”。急补材料的还有公募基金等主流

似乎没有经过酝酿过程,一场核查风暴陡然来袭。

1月15日晚间,证监会公布新股发行定价过程抽查第一批名单,涉及44家机构询价对象及13家主承销商。

其实1月14日,就有券商投行收到核查的风声。

“14日就知道要查,国信、中信建投等好几家券商都很着急,催我们补资料。”一位询价机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除公募、保险、社保等主流机构外,私募、财务公司、个人投资者等普通机构存在询价资格材料不齐全的情况,所以券商催着“补漏洞”。

急补材料的还有公募基金等主流询价机构,但他们的重点是新股的定价依据和定价过程。

21世纪经济报道从监管渠道得到的信息是,1月16日,证监会各部门已抽调近两百人组成稽查小分队,开始奔赴各地分批次抽查。目前,已经在调查深圳基金公司的定价过程,1月17日预计接近调查尾声。

投行“扫雷”

监管层抽查新股发行定价的紧张氛围,最早出现在券商投行。

“有些机构不具备资格,也参与询价。现在资本市场部忙着排查前期参与询价的机构,看看哪些机构资料不齐全,通知他们补资料。”一家券商投行部董事总经理介绍,券商最近忙着“扫雷”。

券商的紧张来自1月12日证监会发出的发行监管政策中的一条:如果主承销商允许不符合其事先公布的网下投资者参与询价和配售,证监会依据有关规定严肃处理。

证监会抽查的首批名单现已发布。但前一日就有券商收到风声,提前准备材料应对核查。

“前天(1月14日)就知道国信证券要被抽查了。傍晚6点,他们发邮件提醒我们补充资料以备核查。而且,要得很急,15日上午10点就要补齐所有材料,否则就要取消新股询价资格。”16日,一位参与询价的机构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

上述邮件显示,1月14日18点,国信证券发邮件要求机构提供一系列的资料清单,包括公司介绍、营业执照复印件、合规诚信说明文件、2亿资产规模证明文件、股东代码卡复印件和银行开户证明。其中,资产证明必须是银行对账单或证券公司账户信息。

国信证券催促机构提交资料,在于有些不符合资格的机构参与其保荐的天赐材料(002709.SZ)的网下询价。

“12日前,券商对询价机构的资格把关不严。以前参与询价的,都默认为有资格。但其实有些不符合条件,如资金规模没达到要求。”上述机构人士举例,天赐材料推介报告规定,公司账户必须有2亿元资产,个人账户要达到1亿元。

但是,部分询价机构的公司账户或个人账户资金没有达到公开披露的要求。为此,有主承销商要求机构须在1月15日上午10点前将资金转入参与询价的账户,并提供资产证明。否则,将取消询价资格。

1月15日,中信建投也开始催资料不齐的询价机构火速补材料。

“昨天(1月15日),中信建投很着急,不停找我们要东西,现在是要补时点的材料。”一位询价机构人士透露,中信建投保荐的纽威股份(603699.SH)1月6日询价,券商要求客户提供6日前证明其具备询价资格的材料。

纽威股份初步询价公告显示,首次参与询价的投资者必须向上交所申请获得电子平台CA证书,个人投资者应具备至少5年证券投资经验。最重要的一条是资产证明,2013年12月30日证券账户中的总资产不少于5000万元。

“我们在中信建投的账户资产不到5000万元。刚开始询价时投行管得不严,说先打着,打中再把资金补上去。但后来没打中,资金就没转进去。”前述询价机构人士称。

但为了应对核查,中信建投催这家机构补充材料证明其具备询价资格。

“现在不需要转钱到这个询价账户,他们直接要求我们提供12月30日这个时点,资产有5000万元的账户证明。”前述询价机构人士表示。

基金补研报“串口供”

收到风声的券商,提前一两天拼命补材料应对核查。但1月15日收到抽查通知的公募基金,显得有点措手不及。

“没想到会抽到我们公司。”15日晚上,陈宁(化名)就在投资小圈里听说证监会开始抽查新股发行定价过程。而首批抽查名单已经公布,其中就有他们公司。

“我们公司的基金只入围一只新股,不知道为什么会成为抽查对象。”当晚11点,陈宁收到公司邮件,通知全体研究员和基金经理第二天一早开会。

“不知道证监会要查什么,估计开会也是讨论查哪些内容,然后把所有可能的漏洞补全。”1月15日晚,陈宁迟迟没有入眠,一直想着新股定价的问题。

但这场大会并没有开成。

“一大早,核查人员就上门了,搞得我们连会都不敢开了。”陈宁透露,核查人员要求基金经理和研究员都必须到场,解释该只基金中签的某只新股,为什么要报这么高的价格。

巧合的是,这只新股正是有收到上市公司“提示”的一只。彼时,私下路演时,拟上市公司向研究员透露,“只有报这个价格才能中”。

但这显然不能成为向稽查人员解释的报价理由。

“只能一口咬定这是长期看好的股票,行业景气度高,公司成长性比较好。虽然以静态市盈率看较高,但考虑最近三年的成长性,这个报价还是比较合理。”这是陈宁和研究员的“统一”说法。

据了解,参与这只新股询价前,研究员曾撰写一份定价报告,介绍主承销商的投价报告区间、新股与行业所在公司的差异、公司未来的成长性等。但这份报告相对简单,并没有详细的定价过程。

“昨晚(1月15日)就让研究员补充研究报告,补上估值模型论证定价过程。有些新股当时就没有出研究报告,现在只能让研究员熬夜补报告、补程序。”陈宁介绍。

另一位参与询价的机构投资者亦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参与过的新股,基金经理和研究员要“对口供”。

因为按照新股询价的要求,每参与一只新股,研究员必须做定价模型,并出一份定价报告;然后呈给基金经理,由基金经理判断是否参与申购及如何报价。

但元旦以来,新股扎堆发行,定价报告并不完整。“有些研究员只是简单比较新股和中证行业的估值情况,简单给一个报价。”前述参与询价的机构表示,现在要研究员重新补报告、走内部的程序。

不可回避的是,有些新股的报价并不是来自研究,而是从承销商或发行人得到的消息。这类标的,是基金公司查缺补漏的重点。

“查询价机构的重点,就是制定价格的决策流程。”一位风控人士介绍,很多公司并没有硬性规定打新必须出深度报告。最近新股过多,研究员忙不过来,有些标的就没做报告,但现在必须加班加点把报告补上。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