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中国股市回眸

2020-09-16 来源:黑龙江会计培训网校 阅读量:163

导读:(作者:潘清, 张炜)随着上证指数和深证成指分别在1161.06点和2863.61点报收,中国股市在躁动中走过2005年,站在了新一年的门槛上。  回眸即将过去的2005年,人们预期的“行情转折年”并未如约而至。但是,从股权分置改革启动,“两法”修改完成,到各种产品创新、制度创新接受市场考验,将2005年称作中国股市的“制度转折年”绝对不过分。而这种转折的延续,无疑将令人们对2006年的中国股市充满想象,充满期许。股改:解冻中的股市“坚冰”对于2005年的中国股市来说,艰难前行的股权分置改革无疑

(作者:潘清, 张炜)

随着上证指数和深证成指分别在1161.06点和2863.61点报收,中国股市在躁动中走过2005年,站在了新一年的门槛上。
  回眸即将过去的2005年,人们预期的“行情转折年”并未如约而至。但是,从股权分置改革启动,“两法”修改完成,到各种产品创新、制度创新接受市场考验,将2005年称作中国股市的“制度转折年”绝对不过分。而这种转折的延续,无疑将令人们对2006年的中国股市充满想象,充满期许。

股改:解冻中的股市“坚冰”

对于2005年的中国股市来说,艰难前行的股权分置改革无疑值得用最多的笔墨来书写。
  由早期对股份制及证券市场功能和定位认识偏差而产生的股权分置,是中国资本市场的特有现象和历史遗留问题。甚至有人偏激地认为,股权分置是导致中国股市种种不公平和不正常的“万恶之源”。
  尽管遭遇了众多的争议和质疑,中国股市管理者在推进股权分置改革时,实践了“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最初承诺。统计显示,截至目前已有404家上市公司启动股改,其中已完成股改的234家,有5家上市公司的股改方案被否决。按照12月29日的统计数据,399家已完成或正在实施股改方案的上市公司总市值为3953亿元,占当日沪深总市值10045亿元的比例接近40%。回首过去的半年,股改之争其实就是对价之争——是否应该支付对价,支付给谁,支付多少,以何种方式支付等等。中央企业、国有控股企业何时进入股改序列?含有H股、B股的公司是否要对外资股股东进行对价补偿?“T族”公司该如何选择对价方案?权证等创新产品能否成为股改的有效工具?在这些疑虑一一得到回答的过程中,股权分置改革义无反顾地推进着。

两法:为股市营造更多想象空间

惩戒机制失灵,导致上市公司违规不断,“资本神话”一再破灭留下难以弥补的黑洞;保护机制失效,令数千万普通股民在股市博弈中总是处于难以摆脱的弱势;而做空机制的缺失,更让中国股市成了一个只能买涨不能买跌,游离在成熟市场之外的“单边市”。
  人们将这些久治不愈的顽疾,归罪于中国资本市场的法律和制度环境。而10月27日新修订的《证券法》和《公司法》获得审议通过,无疑如一剂良药,予股市以更健康的希望。
  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副总经理宋丽萍看来,新“两法”将从四个方面促进资本市场发展:取消过度管制,鼓励创新,为证券市场的持续发展奠定基础;加强监管,防范风险,为资本市场创新和发展保驾护航;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夯实证券市场的基础;多管齐下构建投资者保护制度,恢复投资者信心。
  市场人士则对市场创新拥有更大空间而欣喜。上海天相投资咨询公司策略分析师仇彦英认为,随着新“两法”的实施,T+0交易和信用交易等过去被明令禁止的交易行为也开始有了松动的余地,这将进一步激发证券市场的活力和想象空间。
  与监管者和市场人士相比,普通股民无疑更关注新“两法”对其投资“安全感”的提升。“新《证券法》加强了对中小投资者权益的保护力度,不仅建立了投资者保护基金制度,而且创设了股东代表诉讼制度和多项对投资者损害赔偿的民事责任制度,”上海股民胡永乃说,这意味着今后中小投资者在遭遇侵权时,将不再处于孤立无援的境遇。

创新:毁誉参半中不曾停步

对于2005年的中国股市来说,如果说“股改”和“两法”这两大关键词带有更多的宏观色彩,那么“创新”则与整个市场最为接近。
  2月23日,以上证50指数为标的的指数基金上证50ETF成功上市,为股市再添新的投资品种。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朱丛玖将其誉为“中国证券市场创新重大成果之一”,并预言以其为代表的指数基金产品将直接引导机构资金投资蓝筹股群体,从而实现“资本市场的飞跃”。
  4月8日,酝酿长达7年的首个统一指数--沪深300闪亮登场,令指数化投资、股指期货等诸多话题骤然成为市场的热点,给持续低迷三年之久的股市带来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在2005年股市的诸多创新中,权证注定迎来最多关注的目光。8月23日,阔别10年之久的权证重返中国市场。“T+0”和信用交易使宝钢权证在此后的数月内几番演绎暴涨行情,此后加入的武钢权证更令权证交易量一度超过沪深两市所有股票成交的总和。权证的疯狂,让监管者捏了一把冷汗,让专家学者们颇有微词,却也让投资者充分领略了创新的无穷魅力。
  在朱从玖看来,每一次金融创新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对旧制度的突破,这就要求在制定制度时留有弹性,给创新留有充分的空间。而另一方面,当创新中有系统性的风险因素,或者存在不公正性问题时,制度建设必须要及时、灵活地予以应对。“资本市场是上市公司、投资者、中介机构、交易所和监管机构共同参与的多元市场,市场主体的共同参与、维护、推动和自律,是金融创新走向成功的必然要求,”朱从玖说。
  创新永远不可能获得百分之百的成功。伴随着毁誉参半,2005年的中国股市在创新之路上不曾停步。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