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冻结1年多未公布 大连控股两遭问询

2020-06-29 15:02 来源:黑龙江会计培训网校 阅读量:106

导读:上市公司资金悄然被冻结,股民和监管层在1年之后才得知,大连控股正面临一场监管风波。 5月31日,大连控股(600747,SH)发布收到上交所问询函及回复的公告。该公司2015年3月被司法

上市公司资金悄然被冻结,股民和监管层在1年之后才得知,大连控股正面临一场监管风波。

5月31日,大连控股(600747,SH)发布收到上交所问询函及回复的公告。该公司2015年3月被司法冻结8400万元,直到一年后的2016年5月外界才得知上市公司已陷入窘境,这引来交易所的不断问询。

此外,大连控股还有多项动作近日被相关监管机构注意到。

虽然上市公司已公开致歉,但大连控股对资金冻结迟迟不披露的原因尚不完全明晰,《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向大连控股方面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时未获回复。

上市公司、银行均有隐瞒

在5月25日上交所发布的第一份《问询函》中,就明确要求大连控股自查并说明是否及时履行了上述资金冻结情况的信息披露义务。在回复公告中,大连控股仅表示,“上述事项公司存在信息滞后披露情况,公司董事会向全体股东表示歉意。”

大连控股在公告中透露,被冻结8400万元是因新疆项目股权纠纷。2011年,该公司试图以6700万元收购持有上述矿权的哈密市亚天商贸有限责任公司100%的股权。但大连控股与原股东的股权交易陷入纠纷,因未支付股权转让款项,原股东张少白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2015年3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大连控股子公司大连福美贵金属贸易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金8400万元。大连控股在公告中表示,该公司已向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了异议,申请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撤销对上述资金的冻结。

也就是说,因股权转让协议纠纷,大连控股8400万元募集资金约于2015年3月即被司法冻结。但大连控股在2016年4月29日披露的《2015年度募集资金存放及使用情况的专项报告》及相关中介机构核查意见、审核报告中,均未提及上述冻结事项。

对此,上交所在二次问询函中要求各方自查并说明原因。31日大连控股披露的回复中,保荐机构大通证券回复称:在其多次检查中,大连控股始终未提及部分募集资金被司法冻结事项。因此,大连控股未严格按照相关规定及时、准确、完整地向保荐机构提供所需的有关情况和资料,存在遗漏、隐瞒情形。

同时,大通证券回复称,签订募集资金四方监管协议的渤海银行大连分行也未提及上述冻结事项,并在保荐机构持续督导期间始终未通知保荐机构相关事项,同样存在遗漏、隐瞒情形。

对外担保亦引来问询

大连控股面临的问题并不止此。2016年4月29日,大连控股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大连监管局(以下简称“大连证监局”)下发的《关于对大连大显控股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书》(以下简称“决定书”)称,公司印章管理存在重大缺陷,印章使用审批程序不规范。

同时,大连控股在整改报告中披露,公司于2015年9月22日与广发银行签署了《最高额保证合同》,为大股东旗下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再生资源公司后续综合授信提供1.53亿元担保。

根据上交所相关规定,上市公司为关联人提供担保的,均应当在董事会审议通过后及时披露,并提交股东大会审议。但根据上交所问询函,上述担保并未通过相应董事会、股东大会审批。大连控股就此回复称,为配合银行内部审批流程,公司向广发银行先行提供了其所需的审批资料。

大连控股关联担保遭监管风波后,其最近的对外担保也引起中小股东警觉。2015年年报显示,大连控股已为6家公司提供4.16亿元的担保。在5月27日举行的股东大会上,关于公司2016年2.9亿元的预计担保议案以51.58%的反对率被中小股东否决。

此外,上交所在第二份《问询函》中强调,请大连控股自查并说明是否存在其他尚未披露的诉讼、仲裁事项。

而记者从第三方裁判文书披露平台查阅到,浦发银行大连分行在2015年12月15日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接近1.22亿元的诉前财产保全申请,对象是大连控股及其大股东长富瑞华集团等公司。该裁定送达后立即执行。但大连控股并未披露该诉讼,亦未就此向记者做出回应。

(实习生贺泓源对本文亦有贡献)

黑龙江会计培训网校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