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政府会计准则出台呼声渐高

2020-10-20 来源:黑龙江会计培训网校 阅读量:168

导读:要推出政府年度财务报告,提高政府收支透明度,必须进行政府会计改革。自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政府会计改革话题在国内外引起新一轮热议,究其原因,欧洲多国政府在债务危机中自身难保的困局为其他国家政府敲响警钟。近日,《中国会计报》记者独家获悉,随着呼声渐高,我国政府会计基本准则、具体准则制定工作或将有新动作。国外债务危机给我国提个醒儿“新公共管理改革浪潮的出现,是实施政府会计改革的时代背景。此外,改善政府形象、争取民众和国际支持,已经成为推动政府会计改革的内在动力。”在近日由中国

要推出政府年度财务报告,提高政府收支透明度,必须进行政府会计改革。

自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政府会计改革话题在国内外引起新一轮热议,究其原因,欧洲多国政府在债务危机中自身难保的困局为其他国家政府敲响警钟。

近日,《中国会计报》记者独家获悉,随着呼声渐高,我国政府会计基本准则、具体准则制定工作或将有新动作。

国外债务危机给我国提个醒儿

“新公共管理改革浪潮的出现,是实施政府会计改革的时代背景。此外,改善政府形象、争取民众和国际支持,已经成为推动政府会计改革的内在动力。”在近日由中国会计学会政府及非营利组织会计专业委员会在福建召开的“政府会计理论与实务”研讨会上,与会专家认为,自欧洲多国出现主权债务风险以来,世界各国出现不同程度的财政困难,这已经成为推进政府会计改革的直接要因。

“在希腊主权债务危机的形成过程中,财政管理落后和政府财务信息失真是其财政赤字失控的原因之一。在加入欧元区之初,希腊政府就通过融资手段取得收入,减少了当时的赤字,而这些要在10年至15年以后才归还的政府负债,既没有能够通过收付实现制的政府会计反映出来,也没有出现在希腊当时的公共负债率的统计数据里,从而使希腊达到欧元区对财政赤字和债务比例的要求。加入欧元区后,希腊政府也经常运用‘创造性会计’手段进行粉饰,掩盖政府财务风险。比如低报军费支出、多报社保基金会剩余、少记利息、把未来收益证券化等,都是常用的粉饰手段。这些失真的政府财务信息,使希腊政府有可能逃避公众的监督和欧盟对其成员国的财政约束,最终酿成债务危机。”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财政教研室主任陈穗红对《中国会计报》记者表示。

的确,从冰岛的几近破产到希腊的债务危机爆发,2009年,全球经济陷入二战后最为严重的衰退,政府收入下降,支出增加。与此同时,各国出台了规模庞大的财政刺激方案,但这却导致赤字水平大幅上升,债务迅速增加。在2010年6月举行的多伦多G20(二十国集团)会议上,消减财政赤字和债务已经成为一个主要的议题,国际会计师联合会(IFAC)也在会上呼吁建设更好的政府会计制度,重建人们对主权债务的信心。

地方债务危机促我国政府会计改革提速

将场景移至我国,从表面上看,我国庞大的外汇储备和相对健康的中央财政收支使得我国不太可能爆发欧洲式的主权债务危机。但也有不少学者不无担心地预测,由于我国很多地方政府过度负债,处于失控状态。因此,仍有可能引发大规模的政府债务危机,其不确定性风险正在增加。

“一直以来,我国地方政府债务信息,在地方政府的会计信息中没有得到相应披露,公众需要且有权从政府的会计信息系统中获悉政府资产、负债等相关财务状况信息,而我们国家目前没有建立财务会计系统,也没有相关政府会计准则。”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政府会计研究所所长张琦对记者说。

在业内,很多学者认为,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非常复杂,属于基本没有审计和监管的灰色地带,风险处于失控状态。

“地方政府债务包括显性债务和隐性债务两个部分,显性债务出现在会计报表中,包括国际金融组织和外国政府贷款、国债转贷、农业综合开发借款、拖欠工资以及其他应付支出。隐性债务一般不出现在会计报表中,大致包括各种政府担保、地方金融机构的呆坏账、社保资金缺口以及地方政府管理的国有企事业单位负债。有学者表示,许多地方政府负债实际上已经超过当地生产总值,但仍在继续举债。”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对外经济研究所国际经济综合研究室主任王海峰在谈到我国地方债务风险时说。

陈穗红认为,国内外的各种政府债务风险已经为我国政府会计改革起到了非常及时的警示作用,“真实反映政府财务状况应该成为政府会计改革的首要现实目标,在未来我国政府会计基本准则和具体准则的制定中都应明确体现这一目标的要求,要通过采用权责发生制以及建立政府财务会计体系和财务报告制度、独立的政府财务审计制度来保障这一目标的实现。

建立政府财务会计系统、制定政府会计准则势在必行

身为中国会计学会政府及非营利组织会计专业委员会委员,张琦也参加了“政府会计理论与实务”研讨会,他向记者透露,财政部和高校的专家、学者在研讨会上就“建立财务会计系统”和“制定政府会计基本准则和政府会计具体准则”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达成了共识。

由此可见,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实务界,都已经意识到政府会计改革提速迫在眉睫,但张琦也表示,从目前情况看,从概念框架到具体准则的制定,仍有诸多问题摆在眼前。

“现在政府相关部门和实务界的基本想法是在研究政府会计基本准则的同时,构想政府会计具体准则的构成,比如,有按照要素和按照经济事项制定具体准则的两种不同思路,但不影响研究工作的推进。”张琦表示,其实上述两种准则制定思路未来都可以进行尝试,可以按照要素制定大部分的具体准则,但对于一些特殊的政府交易或事项,仍需按照交易或事项制定专门的具体准则。

在谈到我国政府会计准则制定规划时,有专家认为,参考国外政府会计研究和改革的理论和成果,并结合企业会计改革的经验,对于构建较为完善政府会计概念框架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截至目前,国际公共部门会计准则理事会已经建立了包括31项具体会计准则的公共部门会计准则体系,这些准则的发布为政府提供了一套具有权威性的、独立的财务报告准则,可供我国建立政府会计准则提供重要的参考。

当然,各国国情不同,在借鉴公共部门会计准则体系的同时,必须根据我国特点,进行适当调整。

据悉,财政部会计司已经出台《医院会计制度》、《高校会计制度》第二版征求意见稿,其内容体现了我国政府会计改革的探索方向,或许,这些积极的举措都是在为政府会计准则的最终建立提供营养。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