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利益链:投行背后的会计师们

2020-09-15 来源:黑龙江会计培训网校 阅读量:176

导读:原标题:IPO投行会计师利益链:华普天健蹊跷攀上平安证券几乎每一家春风得意的投行背后,都有着一群沾了光的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在IPO这条巨大的利益链条上,投行、会计师和律师是获利最大的中介机构。而隐在投行背后的会计师,往往鲜为人知。事实上,他们是RMC公司财务秘密的鉴证者和知情者。“如果说有你所说的利益链,那我们一定是在利益链的底端,看公司和投行的脸色,在公司和投行的意志下生存。”广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会计人士回答理财周报记者。“很多投行都有自己&lsq

原标题:IPO投行会计师利益链:华普天健蹊跷攀上平安证券

几乎每一家春风得意的投行背后,都有着一群沾了光的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

在IPO这条巨大的利益链条上,投行、会计师和律师是获利最大的中介机构。而隐在投行背后的会计师,往往鲜为人知。事实上,他们是RMC公司财务秘密的鉴证者和知情者。

“如果说有你所说的利益链,那我们一定是在利益链的底端,看公司和投行的脸色,在公司和投行的意志下生存。”广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会计人士回答理财周报记者。

“很多投行都有自己‘御用’的会计师事务所,磨合得好,沟通效率高。最重要的是,在上市的关键问题上大家非常有默契,吃个饭,事情就谈成了。”深圳一位前资深审计经理感慨。就在不久前,在同事的艳羡中,他跳槽到了同城某知名投行,实现了审计生涯的完美转身。

IPO利益链:投行背后的会计师们

据理财周报统计,自2009年IPO重组以来,50家会计师事务所参与分享了A股634家公司IPO19.4亿审计费的盛宴,只有同期65家投行309.18亿承销保荐收入的6.3%。

这意味着,会计师事务所平均一单IPO收入是307万,但投行平均一单IPO收入是4808万。

“说白了,会计师就是给投行打工的。”前述看透了IPO利益链规则的资深审计经理毅然转行,投奔利益链的最高端投行。

“在整个上市过程中,投行是最关键的,整个框架和大方向的抉择都是券商在把握,我们只是做很基础的东西。”广州羊城事务所一位审计师表示。

在IPO链条中,会计师和投行的捆绑关系非常明显。常年和公司打交道的会计师们,很清楚如何与投行做“利益互换”。

“大家更多是一种相互介绍,资源共享的关系。投行会给一些项目给会计师做,会计师也经常给投行介绍项目。我们常年做公司审计,和公司关系不错。我们会对公司说,某家券商和证监会关系不错,按照公司承受能力推荐券商。公司会货比三家做选择。”

多位投行人士也不避讳和会计师的密切关系。“我们一般会找和自己比较熟的会计师做项目,当然只能对公司提建议,不能起决定作用。或者,我们直接把信息提前告诉关系好的会计事务所,让他们争取,搞定公司。”华南一位投行人士表示。

“个人人脉资源很重要,我下面的人要把项目介绍给哪个会计事务所做,是他们自己的事,公司不过问。”深圳一家知名投行总经理回应理财周报。

“公司想上市融资,这是很实在的利益,必须依靠投行才能实现。而会计师事务所和律所只提供一个鉴证,对上市不起决定作用。”上述投行人士表示。

“他们太自大了。投行的人太忙了,一年出现不了几次,更多的事情是我们在做。我们得帮公司调账,有些甚至还要暗地帮忙做账。”上海一位资深审计人士对上述投行人士的说法表示不屑。

华普天健蹊跷攀上平安证券

再也没有比华普天健更幸运的会计师事务所了。

在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7月25日公告的会计师事物所100强名单上,华普天健排名第30位,并不突出。但让同行诧异的是,这家不显眼的事务所,竟然是投行大佬平安证券最大的合作伙伴。

据理财周报统计,自2004年保荐制施行以来,华普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包括其“前世”安徽华普和“今生”、华普天健高商会)共承接了平安证券保荐的14单IPO项目,约占平安证券103个保荐项目的13.6%,成为平安证券的第一大会计合作伙伴。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的华普天健高商会计师事务所是2008年由安徽华普、辽宁天健和高商万达3所合并而成,总部由安徽迁至北京。

让人奇怪的是,为什么平安证券,这家中国IPO业务数量最多的投行,把最多的项目给了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安徽本地会计师事务所华普天健?

没有任何一家投行,像平安证券那样,如此看重保代的财务专业背景。据理财周报统计发现,平安证券现有85位保代中,20位有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工作经验,且多位来自安徽会计师事务所。

典型者是平安证券投行部执行总经理张浩淼,11年前曾在安徽华普会计师事务所担任项目经理,2004年6月跳槽兴安证券,一个月后转跳平安证券。近期,张浩淼签字保荐的桑乐金二次上会,并在一片质疑声中顺利过会。桑乐金2009年12月上会被否,保荐人是平安证券江成祺、张浩淼,经办会计师正是张浩淼的老东家华普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方长顺、张婕和彭江应,可谓肥水不流外人田。此次二上会,保代、会计师、律师,全部没有更换。

公开资料显示,方长顺、张婕为华普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北京分所的合伙人和股东。

国信最爱鹏城,广发独宠正中珠江

投行各有心头爱。

理财周报统计显示,2009年IPO重启以来,国信证券成功保荐了65单IPO项目,其中,深圳鹏城会计师事务所和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各审计了10单IPO项目,为国信证券最大的会计合作伙伴。

“鹏城是深圳本地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我们和他们常合作也是正常的。”国信证券投行高层回应理财周报记者。

而国信证券和鹏城会计师事务所的合作也并未总这么愉快。国信证券保荐的彩虹精化爆出20亿元虚假合同丑闻,遭到证监会立项调查。而时任深圳鹏城会计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的张光禄涉嫌“做局”该事件。

而从中注协的公布百强会计师事务所信息看,12家事务所因被处罚和惩戒被扣分,其中,深圳鹏城被扣6.5分,仅次于南京立信永华。

“会计师的审计质量,直接影响到上市后业绩会不会变脸。”深圳一位投行人士表示。

此外,保代和会计师之间剪不断的私人关系往往难以避免。国信证券投行业务部业务总监傅毅清,便把博威合金IPO项目给了前东家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傅毅清曾在浙江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工作三年,担任审计项目经理。

而广州本地会计师事务所广东正中珠江则“傍上”了广发证券,紧随其后发财。IPO重启以来,正中珠江得广发证券“独宠”,共接到后者保荐的7单IPO项目,占比近25%,审计收入达1613.5万。

{dede:global.cfg_indexname/}
您正在与金牌答疑老师聊天